兰州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设计

寂灭道帝第一百六十九章全都该死节能

时间:2020-10-19 来源网站:兰州汽车网

寂灭道帝 第一百六十九章 全都该死

看着这人疯了一般,胸前被破了一个大洞,依旧浑然不觉的向着自己冲来,秦雄双目惊惧中,却是忘了逃遁!

裘笑天对于这一幕,也是没有预料到,之前一指点出,本以为足以要了此人性命,此时游刃有余的在楚云等人的攻击中游走,并没有注意秦雄这边。

仅仅是一息刚过,这胸前重伤的赵家剑修已经来到秦雄身前,去双指成剑,向着秦雄眉心快速刺去!

在秦雄眼中,这天地间的一切早已消失,唯独这两指正在瞳孔中急速扩大,那浓浓的生死危机,那近在眼前的赵家之修,那面上的狰狞之色,却是让他感受到了死亡临近。

这两指已经触到了秦雄眉心,甚至那股肆意的剑气已经让秦雄眉心皮肉裂开,这剑气直奔头骨而去!

就在这时,那赵家之修眼神突然爆出浓浓的不甘,却是十息时间已过,其双指中隐忍的剑气尚未击出,却是随着其肉身灰烬般,一同消散。

秦雄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这赵家之修从双脚开始,逐渐的崩溃,一息过后,除了那点在秦雄眉心的两指之外,其肉身已经完全消散。

秦雄瞳孔紧缩,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他,此时心中悸动尚未平复,看着那一对手指快速崩溃,面色已经煞白。

这种劫后余生之感,却是让秦雄在平复下来后,面色狰狞中,却是一脸愤恨的直奔天玑城城中而去,他要杀,杀尽这天玑城所有修士,不,就连那凡人也要杀!他们统统都要死!统统该死!

此时的天玑城中,除了空中的楚云等人以外,基本上已经没有修士停留,就连那些数量不多的散修,也趁着裘笑天被楚云等人纠缠时,纷纷逃往了他处,唯有那些凡人,此时一个个看着空中黑雾翻滚,神通轰击,眼中带着惊惧,口中发出阵阵祈祷之声。

修道之路,并非任何人都能走上,这与天资有关,也与忍耐有关,修士虽强,可是在某些人眼中,他们只想平平安安的渡过此生,或许成个家,有个娃,几分薄田,已经是他们毕生希望,那修道再好,对他们来说,也比不过这平淡的生活。

眼看着王家家主已经元神耗尽,眼露不甘中,在自己身侧渐渐消散,楚云知道,他的时间也不多了,最多只有两息。

身边围攻裘笑天的,如今除了自己以外,楚云眼角余光扫过,已经只有四人,其余几人,不是被裘笑天毙于掌下,就是因为元神燃烧殆尽,尘归尘,土归土,化为这天地凡尘。

身边又有一道气息消失,却是那赵家家主,赵匡。

看着赵匡肉身崩溃,看着其眼中流露出的不悔,楚云笑了,纵然杀不了这裘笑天,可是他们也为各自族人的逃遁,争取到了一定的时间,对于他们来说,这一切,足矣!

知晓自己仅有一息,目光扫过,那裘笑天的身影已经有些模糊不清,甚至周围的一切正在变得混沌起来,楚云一声长笑,其眉心心禁却是毫不保留,那心禁所化黑线骤然射出,楚云更是一口鲜血喷在那心禁之上,最后一道意志传出,面前的一切已经在他眼中消失。

这天地,他已经看不引来无数的闪光。这是一幅61厘米高、88厘米宽的油画见,在肉身崩溃的最后一刻,楚云带着微笑的脸庞,望着的是楚红离开的方向。

几乎在楚云消散的同时,那仅剩的三人也先后消散,唯有裘笑天一人站在原地,其面上神色阴晴不定。

楚云虽然已死,但是心禁神通尚在,这心禁因为蕴含了楚云生前最后一口精血,如今却是化为一道黑色锁链,这锁链似乎由众多的符文组成,这些符文相互组合,散发而出的禁锢之力,纵然是裘笑天,此时也是面色略有凝重。

破灭禁,本就是上古三大禁制之一,符文相互组合间,所能发挥出的威力,也绝非一般禁制可比,尤其是这蕴含四川大学16刘双楠了精血在内的破灭禁,此时带着楚云生前意志,如若黑色游龙,蓦然卷在了裘笑天腰部!

这锁链乃是禁制组合而成,这禁制相互组合中,其目的并非伤敌,纵然燃烧元神,纵然死前一刻意志已经模糊,但是楚云知晓,想要伤了裘笑天这等问鼎初期修士,根本就不可能,所以,这禁制锁链的最大威力,乃是封印!

封你一身灵气!封你本源感悟!封你一切行动!

纵然已死,依靠自己全部心禁之力,楚云却是有把握,在自己死后,这封印之力能够封住裘笑天三息!

三息虽短,却是身为人父的楚云,在死前为女儿争取到的最后时间!

破灭禁本就险些失传,没落至今,自己修为又弱于裘笑天太多,依靠着禁制锁链,封裘笑天三息,已经是楚云极限。

这禁制锁链突然卷住自己腰部,裘笑天目光阴冷,本想让这帮蝼蚁之修认识到,自己在他的面前是如何的软弱无力,本想看到这些蝼蚁个个临死之前,那绝望的目光,可是,一切跟他预料的丝毫不同!

这些蝼蚁般的存在,自始至终,那目中的坚定都没曾有过松动,甚至在临死之前,那眼神中露出的,更是一种死得其所的欣慰!

早知如此,这些蝼蚁之修燃烧元神时,自己就应该将他们一一斩杀!

裘笑天有些后悔,看着那缠绕在腰间的锁链,这锁链已经在自己身上绕了三圈,三圈缠绕,这锁链轰然崩溃,却是化作万千禁制符文,烙印一般,直接没入他的体内,在此同时,自己体内灵气运转骤然停顿。

“该死!”裘笑天一声咒骂,想要有所动作,却发现这符文烙印下,自己肉身根本无法移动分毫,就连体内本源也无法调动!

面色狰狞中,三息刚过,这些符文终于在裘笑天的努力中,一一崩溃,感受着体内再无异样,裘笑天望着身下城池,在这城池内,随着一道黑色雾气的快速移动,阵阵惨叫此起彼伏,却是秦雄正在那些凡人中,展开了杀戮。

天玑城所有人,不仅仅是修士,都该死!

裘笑天神识探查一番,知晓这天玑城中并无修士存在,其目光杀机涌现,看着远处天边,那之前逃遁的天玑城修士,却是在这一连串的耽误中,已经逃到了极远之地,自己此时纵然去追,或许能够杀了几人,却杀不了全部,毕竟他们逃遁中,方向有所不同。

听着身下秦雄肆意残杀着那些天玑城的凡人,裘笑天阴森一笑,喃喃道:“杀吧,杀吧,杀的越多越好!”

以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秦雄在天玑城内穿梭,那种目光,却是如同看向自己一般。

“徒儿,为师倒是真没有看错你呢!”

裘笑天嘴角微微扬起,感受着地面传来的血腥气息,有些享受般,在这血气翻涌的空中,一身黑袍在风中鼓荡,闭着双目,一动不动。

魂吞,秦雄还是学自裘笑天,此时在这本就熟悉的天玑城中窜来窜去,神识散出体外,无论何人,一旦发现,黑雾笼罩中,却是留下一具枯骨在原地,那凡人血肉已经被秦雄吞下。

将这些凡人一一吞入口中,秦雄还找到了两个躲藏起来的筑基修士,这两人不知为何,或许觉得逃离无望,竟然没有从天玑城离开。

秦雄舌尖吐出,将嘴角的一滴鲜血舔入口中,狞笑中,却是黑雾卷动,直奔那两人躲藏之处而去。

吞噬凡人对于秦雄来说,实在是太过无趣,体内灵气根本不会增长半点,这两个筑基修士,反倒是让秦雄精神一震,吞下这两人,自己本身修为定然有所增长。

看似寻常的地面之下,察觉到秦雄冲来,这两人却是直接纵深而出,自知不敌,在地面冲出后,没有片刻的犹豫,两人却是直接分开,各自展开全速,向着城外逃去。

这两人应该是散修,毕竟天玑城四大家族中,几乎所有人秦雄都见过,这两人却是极为陌生。

阴森一笑,这团秦雄所化的黑雾率先朝着东侧逃遁之人追去,以其结丹中期的修为,追杀这两个筑基修士,实在是太过容易。

黑雾翻滚,瞬息便追上了那逃往东侧的散修,那人一声惨叫,却是在黑雾扫过之时,直接消失在了原地,反观那黑雾,翻滚中,更为浓郁,略微停顿了一下,方向一变,向着西侧再次追去。

将这最后一人吞入,这黑雾快速收缩,秦雄幻化而出,其喉咙动了动,看着这已经被自己弄得面目全非的天玑城,听着那零星可闻的哭泣之声,知晓这里再无修士,这般猎杀过去,倒也没了兴致。

自己父亲已然被秦明灭杀,这等事情,秦雄已经知晓,魂吞之术,却是在吞下对方血肉的时,能够在得到对方修为的情况下,知晓对方所有记忆。

“秦明,不知究竟是我去找你呢,还是你来寻我!”秦雄双眼一眯,秦明究竟去了何处,他虽然不知,却也能隐约猜出。

许昌白斑医院
阜阳治疗白癜风重点医院
天津白癜风专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