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车险

绝品神医第章校花的吻营养

时间:2021-01-15 来源网站:兰州汽车网

绝品神医 第56章 校花的吻

“你说什么?”后面这半句,凌霄没听清楚。

“没什么,走吧。”张雪儿推了凌霄一下,心中却啧道:“真是个笨蛋!那么重要的话,你怎么能不听见!”

午后的阳光照在田陌上,田里的包谷葱翠可人。秋天就要目前几乎整个行业都处于亏损的状态或悬于亏损的边缘来了,不待包谷成熟的时候,张雪儿就要走出这座大山,去京都上大学。

每每想到越来越临近的去学校报到的日子,张雪儿的心里就觉得堵得慌。

以前,她天天盼着那个日子到来,她做梦都在京都大学里上课,在那全国学子都憧憬的地方勾画她的未来,她的人生。可是现在,她却希望那个日子不要这么快到来。至于原因,她知道,但却说不出来。

默默地往前走。

山路弯弯,山林茂密,林荫笼罩下的山路寂静无人。

凌霄回头望了望张雪儿的家,他已经看不见那座青瓦房了,他说道:“雪儿妹子,你送得够远的了,回去吧。”

张雪儿停下来脚步,却不往回走,她低低地说道:“凌霄哥,我就要去上大学了。”

凌霄笑道:“这是好事啊,我做梦都想上大学,可惜就是没考上。你考上了,实在的,我羡慕得很呢。你走的那能见度已经降至1公里左右。不少车辆放慢了行驶速度。路一天,记得告诉我一声,我送送你。嗯,礼物是一定的,告诉我,你想要什么?要不要笔记本电脑,我给你买一台!”

凌霄真的很大方。

张雪儿确实很想要一台属于她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哪怕是配置特别低的那种,可是此刻她却不稀罕那个,她默默地望着凌霄,樱唇嗫嚅了半响才说道:“我要的礼物不要钱买。”

“不要钱买?”凌霄愣了一下,又笑了,“你不会是想带一捧家乡的泥土去京都大学吧?没看出你还这么有文艺气质啊,你以后一定是一个写小说的,哈哈。”

“文艺你个头。”张雪儿说,“写你个头。”

凌霄,“……”

却就在凌霄错愕的刹那间,张雪儿忽然抱住了他的脖子,踮起脚,鲜嫩红润的樱唇一下子就堵住了他的嘴巴。

这是张雪儿的初吻。

她的唇绵软湿润,她的气息甜美芬芳。

凌霄仿佛被电到了,僵在了当场。

这个夏天以前,他就是做梦都不会梦到这样的事情会降临到他的头上,相处多年的校花会突然献上她的初吻。那个时候,穷困潦倒学习成绩又不好的他曾几何时得到过某个女生的青睐呢?更别说是校花级别的张雪儿了。可是现在张雪儿就在他的怀里,主动吻着他。

张雪儿松开了凌霄,一张俏脸红得就像是半熟的樱桃。她忐忑地看着凌霄,然而,原本激动难抑的心却在渐渐冷却。她以为她开了个头,凌霄就会顺着她起的这个头写出一篇浪漫情书,可是凌霄却站着没动,呆呆的样子。

失落之后便是委屈感,张雪儿的眼眸里泛起了泪花,“凌霄哥,你……”

没等她把话说完,凌霄就将一根指头放在了她的唇上,“不要说,我知道你的心意,我也知道你之前有过什么样的承诺,可是你真是那么想的吗?”

张雪儿欲言又止。

“我来给你妈妈治病,那是我作为医生的本分,我怎么能以此为条件让你付出什么呢?”

“不,我是自愿的。”张雪儿终于说了出来。

凌霄轻轻地摇了摇头,“你还年轻,你要去京城名牌大学读书,你有着很好的未来。没准,你还会在大学里交上很优秀的男朋友,那个时候,我岂不是就成了你追求幸福的障碍?这样吧,你先不要想这事,等你大学毕业了,你再来看待这个问题好不好?”

“我恨你!”张雪儿转身往会跑,一边跑,一边哭。

凌霄苦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去追她。

张雪儿确实有过做他女人的承诺,可她真是那样想的吗?恐怕连张雪儿自己都不能确定吧。他不需要这种报答式的爱情。

老屋里,凌霄的眉头皱了起来,不是因为张雪儿的原因,而是因为屋里的一些细微的变化。

屋子里看似原封原样,没人来过,也没人动过什么东西,但仔细去看一些细微的地方,凌霄却知道在他离开的这半天里,有人悄悄进入过他的家,而且还翻动了很多东西。

“果然,那个木婉音不简单,她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她一定是趁我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偷偷溜进我的家里……对了,她想从我这里找什么呢?”想到这里,凌霄的脑筋一下子就开动了起来,想到了很多。

认识木婉音的前前后后浮现在了他的脑海里。

想着想着,他的思维豁然明朗,“对了,那个脚印很新鲜,但却是一个男人的脚印,不是木婉音的脚印,难道她还有一个帮手?如此傻费心思地接近我,还带着帮手,我家里没什么值得她怎么大手笔算计的东西吧?那么,难道她也知道我师父玄这是极品挂饰之一机子的存在,而她想从我的这里偷走《黄帝外经》和阴阳戒?”

这个猜测虽然没有证据来证明。

“等等,我师父曾经说过,我是关门弟子,在我之前还有一个师姐在京城,一个师哥在美国……难道,木婉音就是我那师姐?”想到这点的时候,凌霄顿时呆住了。

玄机子确实曾经说过他还有一个在京都的师姐,一个在美国的师哥,当时他也没有多问,而玄机子也没有说出那个师姐和师哥的名字,他只知道那两个人的存在,却连名字都不知道。

呆愣了半响,凌霄又摇了摇头,好生困惑的样子,“可是,如果是师姐的话,她为什么要偷走师父传给我的东西呢?”

滴答滴、滴答滴……

凌霄所设定的很特别的铃声忽然响了起来。

凌霄这才从混乱的思维之中醒过神来,他掏出看了一下,却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喂?请问你是哪一位?”凌霄滑开了接听键,很有礼貌地问道。

“是我啊,凌医生,我是汤嘉丽,你听不出我的声音吗?”汤嘉丽的声音带着喜悦的意味。

“嗯,有什么事吗?”凌霄正头疼着呢,他现在可没兴趣跟汤嘉丽开什么玩笑。

“是这样的,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情,关于周建的。”

“关于周建的?什么事情?”凌霄有了一些兴趣。

“我今天在镇上遇见了他,他说了很多你的坏话,你知道那是什么。”汤嘉丽说。

“嗯,接着说。”凌霄说。

“他说他要报复你,要报复余晴美,报复余晴美的父母,他要和余晴美离婚,和我在一起。”说到这里,汤嘉丽冷哼了一声,“他也不洒泡尿照照他自己是什么货色,也想和我在一起?真是的,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凌霄道了声谢。这种事情虽然有点八婆的意味,但无论怎么样,人家汤嘉丽都是一片好心,所以必要的感激还是必须有的。

“嗯,凌医生你还跟我客气什么啊,比起你给我的帮助,我为你做的简直是我不知道的了。”汤嘉丽笑着说道:“对了,吃了你给我的药,我现在感觉好多了,我都不怎么想吸那玩意了。你什么时候来我家,给我泡药汤澡啊?人家很期待的呢。”

“还要等几天。”凌霄说,然后摇头苦笑,他的脑海里也顿时浮现出了汤嘉丽泡药汤澡的情景。

“那我等你。”

“对了,有一件事上半月为106台想请你帮一下忙,不知道可不可以?”凌霄忽然想起了眼前的事情。

“什么事情,只要我能做到的,你尽管说,没什么可不可以的。”汤嘉丽的身上有一种黑道人物的豪爽和干脆。

凌霄想了一下才说道:“是这样的,我怀疑有人在打我的坏主意,她的名字叫木婉音,她或许还有一个帮手,但我不知道是谁,你能找人跟踪她一下,找出那个人吗?最好能拍下照片。”

“木婉音?我从来没听过这个人,她是哪的?”

“不是我们这里的人,她是从京城来的。我想,她应该住在镇上的旅馆之中,你尽管去最高档的旅馆去找她,应该能找到。”凌霄说。

“嗯,这事简单,我哥留下的那帮小子现在都闲着,我让他们去查查那个木婉音。”

“那我先谢谢了。”

“瞧你,你又跟我客气了不是?”

凌霄笑了笑,又和汤嘉丽闲聊了几句,然后才挂了。

他第一次看见汤嘉丽的时候并无好感,但是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他的看法和感觉都改变了,他现在觉得汤嘉丽其实也是一个受到迫害的可怜的女孩子,她虽然混在黑道,但本性其实并不坏。

在屋子里静静地待了一会儿,凌霄又给余晴美打,他得提醒一下她小心周建。

余晴美的关机。

“怎么会关机呢?”凌霄很郁闷,想不通。

几分钟后他出了门,向新农村村部走去。走路的时候,他不时摸一下后腰,有些不习惯的样子。他将《黄帝外经》用食品袋包着,插在腰带上,贴身带走。他就不信了,木婉音和她的帮手能从他的身上将《黄帝外经》抢走不成?

《黄帝外经》并不厚,特殊的纸质也很柔软,从外面看并不容易看出来。不过,将它贴身藏着,还是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

刚走下山坡,在村道上没走多远,一辆摩托车便飞快地向他冲过来。

骑车的是凌霄的同学,神女镇镇长廖有福的宝贝公子廖勇。

廖公子上身一件耐克T恤,下身一条耐克运动短裤,脚上也是一双耐克运动鞋,显得很高档的样子。加上他身上的特有的镇长少爷的气势和价值不菲的雅马哈摩托,总之,帅得一塌糊涂。

广安专治白癜风医院
南通医院男科哪好
白带多是什么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