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车险

炎武战神第2695章海精王节能

时间:2020-10-31 来源网站:兰州汽车网

炎武战神 第2695章、海精王

暗海

为天域黑暗之界,坐落于天域的最边缘,永不见光明之地,在暗海中生存着数之不尽的魔天使。乃至是生存在暗海的海兽,皆为至凶至恶。

路西法

身为魔神撒旦座下第一战将,深得魔神撒旦的器重,其负责看守暗海重地。

凌天羽虽然控制了路西法的意识,但却不敢去搜夺路西法的记忆,如果路西法无法在潜意识下保持正常的话,就会被魔神撒旦识破。

而凌天羽在成功铸造出星脉之后,连着感悟加深,造化圣念也变得更加强大。想起那时路西法那时的威胁之言,总觉得魔神撒旦在酝酿着某种可怕的阴谋,甚至可能会颠倒整个天域。竟然已经承诺过要保护罪恶岛,自然不会让这事发生。

此刻

凌天羽藏身圣殿,那鬼魅无形的造化圣念,开始尝试着去沟通路西法的意识。

这时

路西法依如所以人们亦称他做拥有鹰眼的男子。在草帽一伙分散的两年间往常,镇守暗海重地,而此处更是深大数万丈的海域,直通海底地层。四处幽暗无比,魔气旺盛。

忽而

路西法神色一怔,张合双眼间,突然间好似变了个人,凌天羽很成功便占据了路西法的形神,得之掌控。然后张开一对锐利深邃的眸子,四处感应扫视着。

“恩”

凌天羽心惊万分,明显在这深海区域,感应到一股庞大无匹的黑暗能量。更为惊奇的是,这些黑暗能量似乎掺合着各种奇异的气息,像是由各种奇特的魔气所聚集而成的巨大黑暗能量。

真强

凌天羽暗感凝重,看来之前路西法的威胁之言并非是故弄玄虚,这片深海域存在的黑暗能量实在是太恐怖了,比起太古魔灵甚至还要强上一个档次。

“难不成,这魔神撒旦是想要借此黑暗能量,击破皓日圣界”凌天羽暗暗寻思着,而天使族是赖于光明才得以强大、生存。

若是整个天域沦为黑暗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不成此处威胁巨大,我必须得毁了它”凌天羽暗道,现在他已经控制了路西法的意识,自能决定路西法的生死大权。若让路西法自爆的话,威力自然不用怀疑。

只是,竟然是作为暗海重地,亦是魔神撒旦翻牌的至高筹码,岂会没有设下防范措施。明显在黑暗能量聚集处,被设下了重重强大的阵禁,不说阵禁威力如何,若有分毫异动,魔神撒旦就会立马察觉。

除此之外,看守暗海重地的也并非只有路西法一人,还有另一位同是魔神撒旦左膀右臂的得力战将,海精王

这海精王,传闻是由深海地精衍化所成,为海之霸主,是最初掌控暗海的王者。可惜后来魔神撒旦横空出世,夺了海精王的地位,收归麾下。

虽然海精王与路西法实力相当,但海精王乃是曾经海域的霸主。若是在海域中的话,地利优势上,足以完爆路西法。

而且,海精王对海域的掌控可谓了如指掌,任何海域中出现的丝毫波动,都能够立马察觉。所以现在不仅有阵禁阻碍,更有海精王这个棘手的角色同旁镇守。

这时

海精王似乎察觉到路西法的神色有变,一对锐利深邃的小眼睛,紧视着路西法问道:“左使本王瞧你似有不安”

左使

也便是路西法,而海精王便为右使,地位相等,皆是效忠于魔神撒旦。但论心智的话,海精王可比路西法要精明得多。

“恩”

凌天羽一愣,循声望去,便见一个身材矮小,相貌极其丑陋的精怪正直勾勾的盯视着自己,似有几分心疑。

而这海精王,是由精怪所化,整张脸像是海星般,布满皱纹与疙瘩,头上还长着密密麻麻的头角,指甲森长,丑陋不堪。

凌天羽心知海精王精明,不得谨慎,便语气冷淡的说道:“魔神大人命你我看守重地,无关紧要的闲话,还是少说为宜”

“呵呵,半月之前,本王忽觉外海异动,便由你前去探查,可有发现异常”海精王眯着眼笑问。

“只是些海兽作乱而已,不足一提。”凌天羽淡然道。

“可据本王所知,左使还特地入了罪恶岛,不会又是因为要维护雅典娜那女人吧”海精王满脸精明,咬着凌天羽不放。

“这女人还是如此顽隅,劝服不得,也便由着她了。毕竟只是个小小罪恶岛,等魔神大人一统天域,届时自然会乖乖降服。”凌天羽神情淡漠的回道。

“可本王倒是担忧,若是有人因为儿女私情,不惜走漏了风声,这对魔神大人的计划可是大为不利。”海精王咄咄逼人。

“不知右使此话何意”凌天羽面色阴沉下来。

“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提醒左使一番而已,别因为一个无足轻重的女人,坏了我们整个魔族的复兴大计”海精王重重的说道。

凌天羽知道往日里路西法与海精王相处更多,要是再说下去,容易被察觉出端儿。但凌天羽也不是好惹的主,一时计上心来,便沉冷道:“想当初右使乃是堂堂海域霸主,自右使战败于魔神大人之手,由魔神大人接管海域长江经济带海关的一体化改革参与部门更多他可是夺了你的至高权位堂堂海域霸主,只得俯首称臣,至于你的忠诚,我现在反倒是替魔神大人感到堪忧”

海精王一愣,没想到凌天羽竟然会反驳得那么毒,便冷声道:“本王战败不假被夺权位也不假当初本王的确心愤不甘可自追随魔神大人以来,得知他雄才大略,能力超群,本王是输得心服口服更何况魔神大人早已向我承诺,若能一统天域,自会归还海域,本王岂会背叛之理,左使怕是小人之心了”

“非我族类,其心必诛,谁是小人,心知肚明”凌天羽冷色道。

“路西法别说得太过分”海精王勃然大怒。

“是谁先挑谁的刺”凌天羽势不饶人,满脸厌恶的说道:“更何况,我也是实话实说而已,你现在是心虚了不成”

“路西法你当以为这里是在上界在这海域,本王才是真正的霸主当真本王惧你”海精王恼怒成羞。

“霸主果是狼子野心,居心叵测,到现在还是念念不忘,我倒真是越加替魔神大人倍感堪忧”凌天羽冷嘲热讽道。

“混账~”

海精王怒斥一声,怒火一度挑起,一股强大的气势,扭曲着海域空间,荡起波纹滚滚,凶恶万分的冲着路西法叫嚣道:“路西法你我多年未战有这兴趣一较高低”

“有何不敢”凌天羽浑身一震,一阵阵强劲的黑暗能量爆发而出,两人形成争锋相对之势。

然而

就在此刻,虚空传来一阵强劲动荡,一股无上威能,铺盖而来,一道带有着几分怒气的沉雷之声威沉沉的响彻而来:“放肆~”

话音刚落

一张巨大狰狞的魔脸,渐渐的浮现出来,显有几分怒意。

“拜见魔神大人”

凌天羽与海精王皆是惊惶,满是敬畏的恭身行礼。

魔神撒旦冷扫一眼,大为不满,沉吟道:“如今众界魔源齐聚,大势将成二位皆是本尊得力战将,切莫在大局之前,各起猜疑,自乱阵脚若被上界察觉,那本尊所布划的一切都将功亏一篑”

“魔神大人教训得是。”海精王冷汗淋淋,满是不爽的瞥了眼凌天羽,道:“属下原本好心提醒番左使,殊不知左使竟反口质疑属下的忠心,属下一时心愤,才会如此冲动”

“哼你这是恶人先告状”凌天羽冷哼道。

“够了~”

魔神撒旦怒斥一声,声如雷霆震荡,海域轰鸣,沉声道:“无论是暗海重地,亦是外海,都须谨慎防备你们二人也无须一同看守,每隔一日,轮流看守”

轮流看守

凌天羽双眼一亮,魔神撒旦心想着杜绝左右使的不和,却不知反而顺了凌天羽的意。少了海精王这个精明的家伙在,无疑甩了个大包袱。

而海精王此刻也是被凌天羽这些话气得不轻,也是巴不得不见到凌天羽,便拱手道:“魔神大人英明,此计划至关重要,无论是暗海重地,亦是外海都不容忽视。免得有人看守不利,走漏了风声”

“谁看守不利,心知肚明”凌天羽怒色道,这海精王倒真恶心,像狗一样咬住不放。

海精王怒瞪了眼凌天羽,即对魔神撒旦说道:“魔神大人以属下得知,左使与罪恶岛上的那个叫雅典娜的女人关系匪浅纠葛不清那女人虽然只是小小主神,但留着迟早是个祸害属下主动请缨,前去诛杀雅典娜,保证干净利落,绝不会留下半点痕迹”

好狠

凌天羽正欲反口,殊不知魔神撒旦却大为震怒,训斥道:“罪恶岛只是无足轻重的凡俗岛屿本尊若是对罪恶岛下手,岂不遭上界耻笑,损我威名”

海精王脸色惊变,惶恐道:“是、是,是属下考虑不周,请魔神大人恕罪”

魔神撒旦冷哼一声,又直视着凌天羽说道:“路西法本尊虽为信任你,但耐心有限,若是往后你再敢有踏足罪恶岛,便提着那女人的人头回来请罪”

闻言

凌天羽脸色惊变,惶然道:“是,属下明白,决不再犯”

“恩如今计划将成,须得同心才是”魔神撒旦威沉沉的说道:“近日本尊急需闭关,希望你们不要再出现任何差池待本尊出关之际,便是黑暗降临天域之刻”

“遵命~”

凌天羽与海精王同声应道,恭迎敬送。

而后

海精王这条恶心的赖皮虫总算是甩掉了,明日便由路西法一人负责看守,而凌天羽也可好好布置一个周密的计划。

佳木斯白癜风治疗中心
白带多应该吃什么
绵阳治白癜风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