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车险

武逆焚天 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街遇流氓

时间:2020-02-15 来源网站:兰州汽车网

武逆焚天 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街遇流氓

“你对这小子有信心?”

段姓老者目光凝注在段月瑶身上,只不过这一次说的话虽然另有一丝味道,可是神情却很严肃。

段月瑶俏脸微红,说道:“爷爷怎么非要在这个话题上没完没了,我们段家,我们药门走到今天和其不意,我怎么会将数百族人的性命形同儿戏般,拍着脑袋就胡乱定下来。”

看到女孩认真的小脸,段姓老者点头说道:“既然你明白这个道理,那你为何有会同意与他们合作。而且你那般将时间说明,这就等于选择了与他们的合作,这样做不觉得有些考虑不周么?”

轻轻一抿嘴唇,段月瑶这才说道:“我刚才说的都是实话,开始我的确要彻底拒绝他们提出合作的建议,这当然是为了保住我药门一系的最佳选择。可是当他说完之后,我其实就已经坚信,只有与他们合作才是我们最好的选择。”

看着段姓老者一脸不解,却依然耐着性子认真倾听的神情,段月瑶继续说道:“我们开始的判断,认为药驼子他们与千幻教合作,与国主合作后,为的是让药驼子一系取代现在的超级世家,成为帝国新的强大势力。

可是那化魂液出现在叶林,相信爷爷应该也看出来,药驼子应该所图不止如此小,那么如果药驼子真的实现了自己的野心,你猜他会如何对待药门?”

略一**,段姓老者就回答道:“恐怕会将药门收拢到手下,成为他们那一袭的附庸势力。”

先是点了点头,后又轻轻摇了摇头,段月瑶面色阴沉的说道:“这种结果也不无可能,可是以你对药驼子的了解,对于他来说还有更多的选择。”

轻轻叹了口气,便继续说道:“以药驼子的野心,即使我们愿意成为他的附庸势力,可是他恐怕更想直接将我们吃掉,那么将我药门彻底打散,溶如到他们那一系之中,这种可能才是最大的。”

听到如此说法,段姓老者先是有些惊疑,可随后脸上就显出了浓浓的怒意,不得不否认段月瑶的猜测有很大的可能,这正是他所了解的药驼子那种为人能够做出来的事情。

段月瑶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叶林释放的化魂液,是药驼子触手延伸向外的一种征兆,而那化魂液的毒被人压制下来,恐怕也同样是一种征兆。”

段姓老者摇头说道:“可是我们迄今为止,只是收到了一些只言片语,姑且不论他们说的是真是假,就是传讯之人的身份我们都无法确定,更无法将之作为最终决定的依据。”

听到段姓老者如此说,段月瑶却是摇了摇头,神情极为严肃的说道:“爷爷说我将事情想的简单,其实是你想简单了吧。眼下的情况根本由不得你不去选择,咱们想要置身事外,可是若真的能够做到,我们又何必非要来参加今年的赛选药子比试。

玄武进一段时间发生了太多事情,咱们也从中分析出现在局面的大致情况。除非我们能够当时就果断退出玄武,否则我们根本无法远离这场纷争,被搅进去也是迟早的事情。哪怕当初长老中有人提出退回当初药家灵兽山脉的所在,也都被你给断然拒绝了,因为那同样无法远离这场纷争。”

说到这里微微一顿,段月瑶异常严肃的说道:“我们既然来到帝都,就等于参与了这场纷争。我们现在就等于站在赌桌前,除了下注之外再无第二个选择。”

段姓老者看到段月瑶如此深情,微微一怔,随后说道:“可是从现在的情况看,素遥康那一方应该是实力最弱的一方,你为何偏对他们有信心,难道你是对那青年很有信心。”

这一次段姓老者明显没有调侃的味道,而是以非常认真的态度去探讨眼下的情势。

段月瑶却是点了点,说道:“这青年从第一次见到,就给我一种十分神秘的感觉,仿佛在他的身上总会将一些不可能的事情变为可能。”

听着段月瑶这番话,段姓老者也是陷入到了沉思之中。毕竟药门的存亡,无数人的生死都与现在的决定息息相关,说他也是不得不慎重。

看到段姓老者如此模样,段月瑶也是幽幽一叹,说道:“距离最终赛选比试还有三天时间,我们就利用这三天时间尽快联系那边,我始终认为那边的情况与这沈风有所关联,可能这是连他本人都不知晓。”

段姓老者没有再说什么,而是下意识的拿起手边的茶杯狠狠的喝了一口。其中的茶水早就已经喝干,可他却是毫无所觉机械性的端起来将一大口茶叶沫给吃了下去,竟毫无所觉。

帝都内城寸土寸金,各种酒楼茶肆都有着深厚的背景,不然休想在这里搏得生存空间。外城反而因为是后来扩建,面积更广也更是鱼龙混杂,秩序相对来说比起内城要更差一些。

此刻外城距离内城城门不远的地方,一间还算雅致的茶肆门外,左风正耐心的听着身边武者的劝告。

他一路从药门的药材铺出来后,就带着两名“随从”向着外城走去。当得知了左风的目的地是去往外城后,这两个人都极力的反对。

他们担心的无非是左风的安全,毕竟内城的秩序比外城要好上许多,他们得到的任务是保护左风的安全,当然不想冒任何的危险。

可左风心中清楚,现在的帝都哪里还有什么所谓的秩序,现在有的只是平衡罢了。彼此之间互相牵制,没有到最终爆发的时刻,大家都不愿意现在就将矛盾彻底激化。

就因为这个原因,才会绕了一个弯子用鬼捕和左风在比斗场决战,失败之后又是药驼子偷偷潜入到素家,对左风展开偷袭释放除磷之毒。

这一切正是因为许多事情不能够摆在明面上,任何一方若是先动手都将会破坏现在的平衡。

左风明白这个道理,却也不能够说的太明白,因此只能够硬着头皮听着啰嗦,带着两个人从内城之中走出来。

见到不论说什么,左风都表现出无动于衷的模样,两名“随从”也只能够无奈的妥协。

左风抬头看了看上方“天乐茶坊”四个古朴的大字,虽然只是一间茶肆,可是规模倒也不输于任何酒楼。

这里正是安雄与自己约定的地方,左风迈步就要向着茶肆之内走去,却是余光一下子扫到一群人,似乎正直奔着自己而来。

左风和身后的两名武者顿时紧张起来,那两名武者已经没有闲心去责怪左风“不听劝”,从左右靠近左风两侧将其保护在内。

此时的左风自然更加意外,按照他的推测,就算对方恨自己入骨,也不应该如此不智在大街上就公然动手。画家固然憎恨自己杀了画鸣和画刚,但是现在就动手无疑是授人以柄,反倒给了遥素几家联合下手一个机会。

国主和千幻教,现在还没有到撕破脸的时候,赛选大典应该一切都以稳定为主,这才是拥有正常脑子的带头人会做的事情。

此刻那一大群人气势汹汹的向着左风走来,带头的是一名身材肥硕的胖子,修为已经达到了感气期巅峰状态,在他身后还有七八名纳气期的武者。

当看清了来人之后,左风反而更加吃惊和不解起来。因为那胖子的穿着看不出任何家族的特点,他身后的那一群武者看起来更不像来自同一方势力,反而好像是临时拼凑出来的队伍。

如此怪异的一幕,让左风和身旁的两名武者都心中不解,难道这就是要来对付自己的人,这也未免太过奇葩了一些吧。

就算是为了掩饰自己的真实来历,也不应该搞成这个样子吧,而且看那胖子一副气势汹汹,又十分霸气的甩着大肚腩横冲直撞而来的模样,反而更像是某个家族的大少爷上街耍威风一般。

这胖子相貌普通,却并非是生的相貌难看,而是完全因为脸上的肥肉太多,将无关给挤到一处后,这才显得整个容貌有种扭曲的感觉。

而这个胖子似乎不知道自己的相貌如何,竟然还一副洋洋得意的模样,撇着大嘴横着眉毛斜着眼睛,一双小眼睛冷冷的看着左风。

对方越是如此,左风心中却反而更加没底了。

‘难道这就是他们对付自己的手段,找一些在帝都没有什么身份的人,故意搞成一种街头纠纷,然后失手将自己杀死的情况?’

心中正这样想着的时候,就看到周围之人一个个朝着那胖子指指点点,仿佛这些人都知晓眼前胖子的身份。

这一下更是让左风震惊的下巴都掉在地上,眼前这胖子不仅不是什么无名之辈,看起来竟然在玄武还大有“名气”。

那胖子径直来到了左风面前,伸出那短粗胖的手指,指着左风的鼻尖,阴阳怪气的吩咐道:“就是这个家伙,给我打,打断他的手脚,脑子也给我狠狠的敲,我要让这家伙变成白痴。”

泰州治疗男科医院
淮安治疗白癜风医院
韶关男科医院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