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内饰

绝品邪少第章病变营养

时间:2021-01-15 来源网站:兰州汽车网

绝品邪少 第7144章 病变

“这是为什么啊?”听她说得这么肯定,叶无缺心里感到一些奇怪。

“因为这是家族里的规定,不管是男是女,都得按照家族规定来做,否则就是叛逆不孝,会被逐出家门,受尽他人的唾弃。”七月语调平静地说着。

“不会吧?这么夸张?”叶无缺听得都觉得不可思议,实在不敢想象,七月在说出来的时候,竟然能够保持着这么平静的语速。平静得就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情,和她自己并没一点关系。

“曾经家族里的一个女孩,因为不听长辈的安排,非要嫁入一个男人的家庭中,相夫教子。结果家族的长辈便将她和那个男人抓起来,锁在笼子里,每天游街示众。街上的那些人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只知道看热闹,扔东西,总之不少人都对他们投以白眼和嘲笑。刚开始的时候,两个人还能坚持,可是到了后来,男人被人打伤,患了重病,在没有及时治疗的情况下,最终离开了人世。女孩伤心欲绝,跟着男人一起走了。在两个人都死了之后,这件事情才总算是平息了下来。”

七月缓缓开口叙述着,这一次是真的在讲别人的事情,但是这样一个凄惨可怜的故事,从她的嘴里说出来依然是没什么情绪,就连一丝同情的意味也感觉不到。

“用两个相爱人的死才能换得平静,也真的是太严重了!”叶无缺听后沉沉地叹出一口气来,他的心情没办法做到像七月的语调那么平静。

“其实这种平静,也不过是表面现象而已!因为自那件事情之后,家族每一辈的长辈都会对自己的子女从小进行教育,就是拿这个故事的惨痛的教训来告诉孩子,千万不要重蹈覆辙,否则下场很凄惨的。”七月说到这里,转而看向身旁的叶无缺。

“所以,你现在应该能够明白,我的话为什么会那么平静吧?因为听得次数实在是太久了,耳朵都起茧子了,于是当自己开口说出来的时候,也是没什么感觉的。”

“我很好奇,你怎么知道我在心里不解这件事?”他是觉得她的心态还有话语都平静得有些过分,但是他并没说出来,那她是怎么知道的?

“女人的直觉啊!”七月回了叶无缺一个俏皮的笑。

“女人的直觉?这么神奇啊?”经常会听到这句话,但其实他从来不知道这句话是真是假。现在又听她说起,心里真是很好奇。

“你想知道?”七月眼里带笑地看向他。

叶无缺冲她点头,并等待着她开口,但是没想到她却是摇摇头道:“可这并没什么好说的啊!你又不是女人,你不明白女人的直觉也很正常啊!”

怎么从她嘴里说出来却变成一件正常的事情了?这竟然让他有些无言以对了。

两人看着栏杆下花园里的风景,沉默片刻,一阵花香袭来,顿时间就感受到了春意盎然的气息。

“对了,七号为什么还没醒来?医生到底怎么说的?”算起来,他昏迷了半个月,而现在又醒来三四天了。可七号竟然还在昏迷之中,每天都得靠着点滴维持生命。

他上次问这个问题的时候,七月回答得很含糊,只说是因为个人身体问题才造成了他早醒来,而七号迟迟没有醒来。

其实这一点,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他在服用血清之前,是身体健康的状态。但是七号当时已然病变导致身体素质无法稳定,忽好忽坏的。所以从这一点上来说,七月的回答是能够解释得通的。

可是他总感觉七月似乎还有事情隐瞒着他,并没完全告诉他。

七月听了他的问话之后,低下头去,似乎是在踌躇着怎么开口,又似乎是在回避着他的问题,不准备作答。

“到底是怎么说的?我们不是朋友吗?既然是朋友,就不要再遮遮掩掩的,告诉我实话吧!”她越是这样,他就越是能肯定,她并没有说实话。

“你知道的,七号在服用血清之前,身体素质已然很不稳定。所以血清在她体内造成的影响,也是忽好忽坏的。”秋月看了叶无缺一眼,轻叹了一声,道了出来。

“忽好忽坏?”叶无缺听后立即皱眉,随后仔细询问道,“那好的时候是什么煤电双方正在紧锣密鼓地敲定明年的长期协议合同。样子?坏的时候又是什么样子?”

“好的时候,她呼吸平顺,似乎随时都可能醒来。但是坏的时候,就气息微弱,意识浅薄,似乎怎么也醒不来。”七月说出这话的时候,语气变得沉重起来。

“那有没有办法可以控制这种不稳定的因素?”叶无缺从这话中,心情也变得沉重了不少。

他是真的拿七号当做好朋友,所以才一再追问,为的就是关心到她真实的身体情况。可是没想到真实的情况竟然是这样,这并不是他想要听到的。

“医生说可以再试一次血清,也许能够稳定下来。但是几率不大,而我就只有这样一个妹妹,我实在不愿意再去冒这个险。”七月抬手撑住额头,不让自己面上的情绪表露出来,但即使是这样,不用看到,叶无缺也能猜到她此刻面上是什么样的表情。

一定是很痛苦的,唯一的疼爱的妹妹,此刻正受着病魔的侵害,而她作为姐姐,在旁看着却无能为力。这种心情一定是很痛苦的,也是很多人所不能体会的。

“那就别冒险了,再想其他办法好了。放心,一定会再找到办法的!”叶无缺看在眼里,走上前去拍着七月的肩膀,轻声安慰道。

血清有多厉害,他这个亲自试用过的人很清楚,在血清的作用下,他竟然连自己身边的女朋友是幻想出来的都不知道,就对她爱得不行。就连现在,已经抽身出来几天,还是无法适应。总觉得自己就这样失去了一个心爱的女人,心里非常难受。

如果血清真的能洗清或者混乱一个人的记忆,把那个人带入到另一场景之中,相信七号也是这样。进入到了一个梦境之中,无法抽身而出。

这种现象对于七号来说,是很容易出现的,因为之前她陷入昏迷之时,他曾走近她的梦里,看到了她正在遭受噩梦的禁锢。

如果是噩梦都能禁锢到七号的灵魂,那么换了美梦,她一定是更加没办法醒过来。

这天,叶无缺醒来之后,看着诺大的房间里只有自己一个人,再次意识到林娟只是一个幻想中的存在。也许他不应该沉浸在幻想之中,但是已经动了感情的事情,哪能是说忘就能忘记的。

叶无缺走出房间,不知不觉地就来到了一间房门外。这是七号的房间,他之前来过的,只是当时七月陪在他身边,而七号睡得很安稳。

所以当他打开房门,见到七号在床上抽搐的时候,真的是吓坏了。连忙冲到床头,按响了警报铃。很快医生和佣人都赶了过来,七月是最好赶来的,她身上还裹着浴袍,看来是正在洗澡,听到警报铃响,便立刻赶了过来。

“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是不是七号她出事了?”七月走近之后,一把抓住叶无缺的胳膊,连声追问道。

“七月,你冷静一点,七号她不会有事的。”叶无缺尽力安抚着七月,其实直到现在,七号在病床上抽搐的画面,依然在他脑海中挥散不去。

他心里都是心惊胆战的,但是看到七月来了,他就只能硬生生地憋回心里去,不敢表露半点出来。

“七号……你千万不能有事啊!姐姐还在等着你呢,你知不知道?”七月冲过去,伏在门口,对着里面的七号说道。

而病房内医生正在尽力地抢救着七号,他的助手在旁边帮忙,而我和七月还有听到警报铃赶来的佣人都守在门口。

虽然知道也帮不上什么忙,但是没人肯离开,都这样守着。

直到一个小时之后,医生一边擦着额头上的汗,一边走了出来。

“怎么样?张医生,我妹妹她没事吧?”七月连忙拉住张医生的手臂急声追问道。

“七月小姐,您先别这么紧张,七号小姐她已经暂时脱离危险期了。”张医生按实答了出来,但是在看着七月满面的忧心时,也替她有些担心。

每一次,七号小姐病房里的警报铃拉响之后,七月小姐一定会第一时间赶过来,并且为此担忧得不行。

“为什么会这样?”七月并没有因为张医生的话而心情好转,反而心里更加难受,“七号她之前不是好端端的吗?为什么会突然陷入危险期?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跟我说清楚。”

才能成就属于你的传奇神话!妖魔乱世

“七月,你冷静一点,先放开张医生。”叶无缺看到这里,走过来拉了一把不依不饶拽住张医生的七月,“张医生会说的,你先给他一点时间。”

“好,你快说。”七月终于在叶无缺的安慰之下抽回了手,但是目光却仍然紧紧地盯着张医生,索要答案。

“七号小姐她突然病变,才会导致痉挛性的抽搐。还好叶先生及时发现,拉响了警报铃,得到了及时地控制,不然情况真是不堪设想。”张医生说到这里,又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

虽然七号小姐目前已经脱离了危险期,但只要她一天没有健康地醒过来,七号小姐的生命安危就还交托在他的手里,一旦稍有不慎,他便不知道该怎么向七月小姐交代,更加不知道该怎么向古武家族交代。

近日才被叫过去问话的他,此刻在面对七月小姐的时候,更加是心有余悸。于是对叶无缺不禁生起了感激之情,如果不是叶无缺及时发现七号小姐病危,他不能及时赶过来,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但可以预知的就是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电商的良性发展期还将持续很久!

“谢谢你,叶无缺,你又救了妹妹一次。”七月听到这里,感激地看了一眼叶无缺。

“你说这样的话,就是不拿我当朋友看待了!”其实在他的心里面又何尝不是在暗里庆幸呢?还好他在走过门口的时候,是推门看了一眼,而不是转身离开。

还能因地制宜地想出各种妙招来。不然就错过了救治七号的最佳时机。

昆明治疗包皮包茎哪家好
银川盆腔炎治疗费用多少钱
合肥治疗妇科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