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资讯

湖南信托担保人提起诉讼力推淮南志高项目重较好

时间:2020-11-20 来源网站:兰州汽车网

本报见习 吕江涛

华宸未来资管项目违约后,引起了广泛关注。近日,湖南发布公告称,自从淮南志高项目发生违约之后,湖南信托就决定聘请律师对债务人和担保人提起诉讼,并采取财产保全措施,以保证信托财产安全。同时,湖南信托已正式宣布贷款提前到期,并向法院提起对借款人和担保人的诉讼。

湖南信托在这份公告中不再纠结于到底谁是通道方,应该承担多少,而是呼吁几家金融机构积极会商,共同面对,通过项目重组或处置抵押物拿回本息。至此,有关淮南志高项目的实质性风险处置僵局终被打破。

淮南志高贷款违约

湖南信托建议项目重组

8月26日,湖南信托在其官发布公告表示,2013年6月华宸未来与湖南信托开展合作,拟通过发行资管计划募集资金以湖南信托为通道将资金贷款给淮南志高公司。华宸未来于6月25日开始通过一些第三方理财公司销售资管计划。根据投资者提供的其与华宸未来签订的资管合同显示:合同约定资金指定投给湖南信托发行的志高动漫园单一资金信托计划(资管计划资金应直接打给湖南信托)。在华宸未来向湖南信托打款前,湖南信托向华宸未来提出终止合作,不再接受华宸未来的资管计划成立单一信托,其理由是湖南信托认为华宸未来冒认为矿价仍有下跌空间用湖南信托设计和销售资管产品的行为不仅侵犯了湖南信托的权益,而且欺骗和误导了投资者。

2013年7月,在资金和项目都已经找好而湖南信托突然宣布终止合作的情况下,华宸未来为避免承担销售资管计划的费用和损失,只好“曲线救国”找国元信托帮忙,在并未告知资管计划投资者的情况下将已经募集的资金委托国元信托设立了单一资金信托计划,国元信托在承诺资金为自身合法持有并愿意承担项目风险的情况下再将资金委托给湖南信托设立单一资金信托计划,指定湖南信托将贷款发放给淮南志高公司。

2014年7月,淮南志高公司未支付贷款利息,形成贷款违约。华宸未来通过官向投资者发布有关该项目的临时公告,告知投资者资管计划投向了国元信托单一信托计划,再由国元信托作为委托人将资金投向了湖南信托单一信托计划。湖南信托发布公告,称其接受国元信托资金委托设立“淮南志高动漫文化产业园单一资金信托计划”,与华宸未来未建立任何关系。国元信托也发布公告,称其未对项目开展尽职调查,约定了“原状返还”条款,开展的这单业务属于行业内典型的单一通道类业务。

此外,湖南信托相关声明还表示,已向人民法院提起对借款人、担保人的诉讼。呼吁最大程度保护投资者的合法利益,维护信托财产的安全。按照湖南信托公告内容,淮南志高项目是淮南地区的重点建设项目,该项目在信托计划实施时,已完工近90%,仅因土地手续问题才导致项目的在政府允许的浮动范围以外增加浮动幅度实施中断。由此看来,淮南志高项目的风险似乎并不如外界预想中悲观严重。

湖南信托称,截至2013年12月31日,淮南志高公司总资产24.26亿元,净资产17.36亿元;根据监管银行反馈的最新财务信息,“淮南志高公司并非资不抵债,而是面临短期的流动性风险”。此外,湖南信托委托专业的资产评估机构对该项目的抵押物进行了认真评估,在押土地的保守估值也在5亿元以上。

面对现状,湖南信托认为,在抵押物足值的情况下,几家金融机构积极会商,共同面对,通过项目重组或处置抵押物拿回本息的确是该事件能够得到妥善处理的唯一出路。

尽职调查不到位

信托公司需反思

随着湖南信托态度的软化,不再提通道,而是呼吁各金融机构应积极会商,推进项目重组或资产处置,投资者似乎看到了事件圆满解决的希望。然而,此次“三不管”理财产品闹剧出现背后的原因仍然值得信托公司反思,最重要的是尽职调查不能只做表面文章。

有投资者认为,信托公司在淮南志高项目的尽职调查报告中存在如下问题:首先就是淮南志高动漫文化产业园项目贷款单一资金信托成立仅12天,融资方淮南志高就对长安信托进行违约。这中间只有12天时间,华宸未来从未向投资者披露这方面的信息,而信托公司也存在未尽职调查的问题。对于违规用地问题,信托公司在信托成立之前,就应该调查清楚。融资方淮南志高的主要资产之前就已抵押给长安信托了,在未解除抵押的情况,再次将资产作为增信措施来进行抵押,信托公司不可能不清楚资产重复抵押的情况。

此外,抵押物估值掺水也值得重视。

湖南信托8月26日公告表示,湖南信托委托专业的资产评估机构对该项目的抵押物进行了认真评估,在押土地的保守估值也在5亿元以上。

然而,当初由淮南志高关联公司志高实业(龙岩)有限公司提供的土地使用权及在建工程等实物资产设置抵押,评估价值高达14.19亿元(抵押率约20%)。有投资者表示,按14.19亿元计算,相当于每平米价格为1.58万元,一个四线城市的商业用地能达到这个价格,存在明显高估。

就在上周,有媒体报道称,“华宸未来资产此前曾提出一个方案,由三方共同兜底,具体的方法是,将抵押物进行兑现,欠缺的资金由华宸未来资产、湖南信托和国元信托按比例共同承担,但是此方案遭到湖南信托和国元信托的反对。在实际操作中,华宸未来资产也发现上述方案很难实现,原因是资管项目的抵押资产虽然评估值高达14亿元,但实际仅值2.5亿元,且无法寻求到接盘方,方案也因此夭折。”

抵押物到底是价值14亿元?还是价值超过5亿元?还是实际仅值2.5亿元且无法找到接盘方?投资者无从得知。可见抵押物评估这一风险控制至关重要的一环却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

有信托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大多数的信托产品中,普遍存在项目风险揭示、信息披露不充分等问题,主要原因就是前期尽职调查存在问题。很多信托公司并没有到位的尽职调查能力,部分信托公司也不会定期派人员去现场做检查,即便是调查也显得相当粗糙。如果没有较强的调查能力,一些隐秘的负债很难被及时发现,这也是目前尽职调查的命门所在。”

鞍山白癜风治疗较好医院
邢台治白癜风哪里比较好
韶关白癜风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