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智能

她是一缕孤魂

时间:2020-02-15 来源网站:兰州汽车网
摘要:她是一缕孤魂,他是失意之人,他们本不该相识,而一次偶遇,他成了她看不破的痴念。 她本是山上的一缕孤魂,前尘尽忘,无名无姓。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存在于这天地之间。只觉得日复一日的日子如水般流逝却不会给她带来任何新奇,乐趣,和衰老。
终日撑着一把没有色彩的伞游荡在那座寂静的山上,从来不打扰别人,偶尔有香客路过也是远远避开。
她不知道自己这样算什么,只觉得一定还有什么东西是她想要的,虽然她已经等了太久。
直到那一天,她遇见了他。
在那条蜿蜒曲折的荒山石道上,她打伞下山,遇见了坐在石道上的他,除了满身孤寂她看不到别的。一柄没了剑鞘的薄剑躺在他脚边,蒙蒙细雨里泛着潮湿的味道,浸染了他散乱的青衫,束发的缎带绞在发中,这几分的狼狈在她眼中却是格外好看。
他那空空如也的眼神倾斜越过湿漉漉的石阶不知看向哪里,而她却有一种感觉,他就像是那把被丢弃脚下的剑一样,被在意的人丢弃了。那时,她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
她第一次同他说的话是“山上有座庙,无处可去的话你可以去那儿。”平平常常再简单不过的一句话,天知道她是怎样如琢如磨费尽心思不让它显得突兀让人讨厌。
他只是微微侧脸过来点点头,连她的模样都不知是否看清了。起身,脚步虚浮地踏上一级级台阶,没有回头看她一眼,甚至连那把剑也不曾拾起。
她望着他的背影被青色的雨雾吞没在远处,蹲下来拾起那把剑,冰凉凉的剑刃紧紧握在手心,没有一丝痛意。
这座山不是高耸入云,没有仙气缭绕,它很普通,一条青石砌成的山道蜿蜒曲折如一条蛇盘踞在葱茏草木间,下至山下碧水湖畔上至山顶断崖。
小小的寺庙坐落在半山腰上,青砖沥瓦檐角飞扬,似遗世独立的超脱之态半掩于苍山绿树间。
以往那里只有一个老和尚长年守着,如今,多了一个人。
千恕本不叫千恕,这是老和尚给他取的法号,意思是要他学会宽恕。
她虽不能进那座寺,但不代表她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她知道,老和尚问他叫什么名字时,他沉默了许久。
他对老和尚说“我想忘了一切,忘了自己曾经是谁,所以,能否赐我一个名字……一个称呼,就好。”
那是自见到他之后,他第一次开口,虽然不是对她说的,可她还是迷失在他的声音里。把冰冷的剑刃握在手中仿佛透过剑感受到那人的心情,剑柄处的刻字映入眼中,她喃喃自语:“那个人,一定很疼吧。”
于是,千恕成了千恕。千恕是法号,而千恕却不是僧。
她知道,并不是千恕不愿受戒为僧,而是因为她,老和尚不肯收千恕为僧。
虽然她不是很明白,可她知道,每次她打伞站在寺门前的时候,老和尚总会站在那飞扬的檐角下看着她,目光慈悲而悲悯。
老和尚是在这山上住着的唯一一个人,她以前很怕他,后来见老和尚从不与她为难也就渐渐淡去了那份畏惧。但是,靠近那座笼罩着佛光的寺庙,是她从来都不敢的。而如今,她竟为了一个只见过一次的人站到了她所能靠近最近的地方。
在第一次被老和尚撞见落荒而逃,到可以和老和尚四目相对而原地不动,这之间,不知隔了多久,而她却没有再见过他。
那一次,老和尚走出寺门来到她面前,她已经瑟瑟发抖却还是倔强的不退一步。而老和尚温暖的手掌却抚上她的头顶,她甚至可以感觉到那只手上苍老褶皱的皮肤和厚厚的老茧,没有想象中灰飞烟灭的痛苦,只有让她几乎沉溺的温暖。
“你与他只有遇见的缘分,没有相识相伴的缘分,还是莫动凡心的好。”老和尚的话在她耳边响起,苍老的声音透出看尽世事的沧桑,却如无情的佛偈当头棒喝。
她睁着一双未经世事的大眼睛,无辜的看着老和尚,眼里藏着小心翼翼的希冀:“我想再看看他,行吗?”
老和尚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转身回了寺里。
那以后,很多天都没见到老和尚出现在她面前。
与千恕二次相见时,她惊讶地发现他竟是一身白色棉衫,与她的衣色是一样的,于是她感到很高兴。
“那个,你要去哪儿呢?我和你一起好不好?”这是她第二次与他搭讪,而他一如第一次那般对她视而不见。
她茫然地低头看看自己穿着洁白长裙的身体,手里的伞骨紧了又紧:难道,他竟是看不见我的吗?
那天她打着那把白底的油纸伞,站在初次相遇的那段石道上,一直等过了弦月升起又落下,阴沉天幕下白底的油纸伞越发惨白。
“他并非看不见你,只是这世上再没有能入他心的人和物,你又何苦痴迷?”晨钟敲过之后,老和尚站在寺门前对她说。
她好似听不懂一般偏头看着老和尚,冰凉的指尖握着伞骨仿佛摸到了的是谁人的骨头,温软的声音隔着伞面在晨光里发颤。
“他是不是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痴儿……”老和尚看着她,眼里似乎包含了太多叹息与悲悯,让他看起来愈发的苍老了。
看着合起的寺门,她尝到了苦涩滋味,从口中蔓延遍布全身:“我只是想见着他,这便是痴吗?”
那以后,白天黑夜,风雨阴晴,她都在那条石道上等。
她等着再次遇到他,或许会像那次一样,蒙蒙细雨,散发青衫。
她想告诉他“千恕这个名字的意思不只是宽恕他人的罪,更是要他宽恕自己的罪。饶恕他人,亦饶恕自己。”
她想对他说“千恕,无人可依的话,依我可好?
她想对他说“我想跟着你。”
直到有一天,老和尚带她上了山顶,在那看起来犹如伺机而动的怪物一般的断崖上,她的目光分开粗枝密叶穿过纷扰人群,再次看到了他。
他看着一个女子,淡漠的眼底仿若无情无欲,然而,他却是那么认真地看着那个女子,认真地似要将对方深深地砌进眼底,心底。然后唇角溢出一抹轻蔑地笑:“人与人之间自然是尔虞我诈各取所需的交情,对我没有用处的人我当然不需要。”
她终于知道,千恕再也不会回来这座野外荒山,在他的记忆里或许会记得曾经有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小小寺庙容他在人生的低谷时休憩过,那里曾经有一个已经记不起样貌的老和尚会对他说过一些可笑的大道理。
而他不会记得青石山道上那个打着一把素面油纸伞的女子,在他的一生里,从始至终都没有那个女子留下的痕迹。
她喜欢的千恕,那个在细雨中独坐石阶散发青衫满身孤寂的男子,在离开那座山以后,就不存在了。
“你能给我一个名字吗?”她来到老和尚面前,虔诚地跪拜,求一个属于自己的名字。
老和尚看着她那双不复清澈的眸子,叹息:“你,就叫清儿吧。”

共 2 7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短暂而凄美的故事。俗语说:十年修得同船度,百年修得共枕眠。这惊鸿一瞥见间,她对他便已倾心。记得听过一句话:一见都不钟情,又期待几次遇见呢?她的心思简单,只是希望远远地看着他,因为一开始便已注定因缘结局。只是从未想过结局是如此的出乎意料,他从未记住过她,而她早已悄悄把他放进心底深处了。一篇清新略带伤感的小故事,读来很有一番韵味。问好作者,期待更多佳作!倾情推荐!【编辑:锦瑟柠檬】
1 楼 文友: 2015-01-02 21: 4:42 喜欢这样清新的小故事。简单,素净。 我一生渴望被人收藏好,妥善安放,细心保存。免我惊,免我苦,免我四下流离,免我无枝可依。《时有女子》
回复1 楼 文友: 2015-01-02 21:47:17 感谢点评,编编新年快乐~~~
2 楼 文友: 2015-02-04 19: 4: 1 欣赏佳作,祝贺签约。 您不要猜我是谁,我知道您是谁---祝你开心每一天。
回复2 楼 文友: 2015-02-04 20:21:00 谢谢友友的祝贺,敬谢阅览,祝开心~~
 楼 文友: 2015-02-04 2 :42: 0 祝贺签约。 祖上山东,出生浙江,当兵福建,安家福州,弹指过不惑;童年玩泥,青年玩枪,中年玩笔,老年可能玩物丧志。
回复  楼 文友: 2015-02-05 04:15:46 谢谢祝贺,回祝友友生活顺心。敬谢阅览此文
4 楼 文友: 2015-02-06 14:04:59 又是一篇看似平淡而实际上山高水深的精彩佳篇,赞一个先。
一见倾心,本来就担着失误的风险。一见心动不是错,但因为心动而终不能自持,却失之肤浅。
当然,从肤浅到深刻,从缺乏内涵到具备内涵也是一个过程,经历过失误,而这失误又因为失误者及时觉醒、迷途知返而未能造成严重损失,那么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对单纯的痴迷者来说也可以说是幸运。
另外,单纯,痴迷,程度较轻的时候,只是自己纠结,不至于影响他人的生活,更不至于影响整个世界。然而,这单纯与痴迷如果愈陷愈深,甚至发展到迷狂,疯狂,则很可能无聊地害己,深广地害人。
对单纯和痴迷者,是应该为之感伤,还是应该怒其不争?恨其误人误己?视情况而定。 超然尘外谈何易
回复4 楼 文友: 2015-02-08 15:46:40 小诗⊙▽⊙长评啊,敬谢~西安治疗妇科医院
脑梗病人的治疗方法
惠州治疗男科方法